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空之缘(哎呀,思考中……)

悼念过去,怀念亲人,思念哥哥!随之......

 
 
 

日志

 
 

梦里见过  

2008-11-28 15:07:24|  分类: 爱情密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肖是顶着“雯的男友”头衔和娴认识的,其实肖和雯交往的半年里娴在宿舍天台上看过很多次肖的身影,那时娴觉得肖是个礼貌的情人,每次和雯分别他都只在雯额头上轻轻一吻,到这次看清他的模样,娴才知道原来肖还是个好看的情人。融融暖阳的三月,肖穿着一件浅绿色的套头织衣,面上笑容温文,像一片新吐的嫩叶映衬出一团柔和温暖的阳光,这画面略有熟悉,娴一阵惘然,好像曾在哪见过,接着又一晒,怎么可能见过。 
  肖在席间点了马蹄糕,上菜后肖将碟子推放到雯面前,雯看了看想也没想就推给娴,娴夹起一片,将里面的马蹄碎一粒粒地挑出来吃,肖的眼光这时在娴身上顿了一顿,娴没发现,依旧吃得津津有味。
  第二次见肖是在一家礼品店,隔着街边大大的橱窗娴看中里面摆放的一颗水晶苹果,娴穿过马路走进那家店,店员却正取了那棵苹果要包给肖。娴唯有笑着说好漂亮的苹果,肖闻言轻轻一笑,眼角眉梢含了几许掩也掩不住的欢喜。晚上雯回来时手里托着那颗苹果,一脸甜蜜地说这是肖送的礼物,然而雯又稍有不如意,说如果是橙就好了。雯最喜欢的水果是橙,而苹果,其实是娴的至爱。
  再往后雯常收到一些肖送的小礼品,诸如织花的藏式地毯,漂亮的紫色围巾,某家知名酒店的火柴盒,雯收到肖的礼物总觉得开心,然而又总有遗憾,这不是她喜欢的东西。却都是娴喜欢的东西。渐渐的这些礼物就变成了娴的所有,雯和娴从学生时代就开始要好,连QQ邮箱都会混着用,住在一起时东西更是分不清了你我。
  直到第三次见面娴和肖才开始熟悉起来,书店里两人面对面碰到,手里都拿着同一本书,娴的眼睛当场就亮了,问肖是否喜欢这个作者,肖答是的,两人在书店一角轻轻聊了几句,竟是相谈甚欢。那以后雯再带回来的礼物不时也会有了娴的一份,然而肖似乎总是弄错她们的喜好,送给雯的是娴喜欢的东西,送给娴的又是雯喜欢的东西,若是一块出去吃饭,雯面前总摆着娴爱吃的菜,娴爱吃的则摆着雯面前,对这一点,娴和雯都觉得好笑,不过谁也没有点破。
  相处的次数多了,私交渐笃,肖和娴在言谈间也轻松起来,某天三人又一起出去吃饭,雯独自去了洗手间,肖一边点菜一边说娴你知道吗,第一次见你那次,你吃马蹄糕的样子让我觉得非常眼熟,差点以为是旧相识。肖笑了笑,又说,没有人会像你那个样子吃马蹄糕的,硬要把揉在一起的马蹄和糕分开当成两样东西来吃,后来我才明白为什么你那样子吃马蹄糕,也明白为什么我看你那样子会觉得眼熟。为什么?娴偏着头笑,自己也好奇。因为你是雯的书迷。
  因为她是雯的书迷?娴瞪大了眼睛。
  书店碰到那次你手里拿着什么?肖的笑容明灿灿的。我还以为你不会看她的书呢,因为她在论坛里总抱怨说室友从来不看自己的书,实在不够朋友,实际上你只是不告诉她对吗?呵呵,放心,我会帮你保守秘密。其实我也是她的书迷,雯曾在她的小说里描写过你那样吃马蹄糕的样子,所以我觉得熟悉。
  夏日炎炎,蝉鸣不歇,娴看向窗外,目光给那明晃晃的阳光烙了一下,有些疼。
  夜深了,雯早已睡下,娴打开电脑。娴和雯一直共用一台电脑,娴用来写小说雯用来玩游戏,QQ是两人公用的,但娴觉得太吵,已有近一年没有使用,现在相当于是雯的专用。然而这晚娴静不下心写字,于是她打开QQ,发现雯已把密码换掉,娴对着电脑就又有了几分怅然。娴知道,那些和雯不分你我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娴曾在一个故事里描述过一种长方披巾,有着光洁丝质,内敛暗花的那种。某天娴一个人逛商场,那条长方披巾就那样静静地挂在一堆姹紫姹红里,美丽得非常含蓄。娴伸出手,尚未触及绢面,披巾已自搭栏另一侧被人扯落,在空中翻着漂亮的回旋,滚雪般地徐徐落下,后面显现出肖那张好看的脸。或许这个照面来得太过突然,两人都怔了。商场里正播着王菲的《暧昧》,低柔的女声在空气中飘飘柔柔地荡开:“……你的温柔怎么可以捕捉,越来越近却不能接触。……茶还没喝光早变酸,从来未热恋已相恋……”姹紫嫣红的绢绸在他们视线两侧延展铺开,歌声中,娴和肖两两相望,相对无言。有什么东西,随着歌声浮上心头。
  走出商场时肖追过来,包装盒递给了娴。我总觉得似乎你会更喜欢这份礼物。肖这样说着,眼里带着几许迷惘。娴张了张嘴,终是什么也没说。不知不觉,秋已到了。
  肖和雯相识一周年的纪念日适逢周末,两人约了要去烛光晚餐,雯从清早便开始临窗画眉对镜试衣,临出门了还在追着娴问好不好看。怎么会不好看?娴看着她。雯是个活脱脱的大美人儿,眉如远山眼若秋水,肤胜凝脂面赛芙蓉,再经过一番细心妆扮,又怎会不好看?雯走后娴揽镜自照,平平的五官像幅糟糕的水墨画,全无神彩,唯一的重彩是眼睑下因长期熬夜赶稿累积出的那两只大黑眼袋。娴轻轻叹了口气,开始收拾雯留下的一片狼籍。
  这夜雯回来得很晚,一回来就兴奋地钻进娴被窝里和娴咬耳朵。娴,你说算时间他是不是快要向我求婚了呢?雯的脸红扑扑的,眼眸晶亮晶亮。快了快了。娴的噪子有点哑。雯睡熟后娴爬起来,裹着肖送的那条披巾在窗台上坐了许久许久。
  出版社请娴去Z城谈新书合约的时候娴立刻就答应了,时间并不赶,雯叫娴过两天再走,然而娴仍是坚持当天出发,迫不及待的样子。Z城临海,娴到达的时候正赶上台风入境,还好暴雨在娴到达酒店后才开始,这才没弄得一身狼狈。肖却没有娴的好运,半夜里一身狼狈地出现在娴面前,一头一脸全是雨水,除了自己什么也没带。闪电从酒店的窗外呼啦啦劈过,肖的发丝还在滴着水,而笑容却是那般好看。房间里娴的笔记本正放着那首《暧昧》,哩哩哝哝地在唱着:“徘徊在似苦又甜之间,望不穿这暧昧的眼……”娴听到自己的心跳,扑通扑通,比头顶上的滚雷声还要巨大。
  肖和雯相识的源头,是通过QQ聊天,然后相见,再然后相恋。而肖和雯QQ聊天的源头,是因为肖爱看娴写的小说。娴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做自由撰稿人,最初她只是在网上随性写一些小故事聊以自娱,渐渐地写出了名气才转的行,而肖在娴转行前已喜欢了娴的小说,他常去娴的私人论坛,那里娴记录着一些自己的生活,诸如喜爱的东西,相处的朋友,还有自己的QQ及邮箱。肖便是在那里获取了娴的QQ号,然而肖不知道娴和雯无论QQ还是邮箱那时都是共用的。因此才会雯收到的礼物实际上是娴喜欢的东西,娴收到的又往往是雯所喜爱的;也才会吃饭时雯爱吃的在娴面前,娴爱吃的又在雯面前,肖其实并不是个粗心的人,然而肖打从一开始就弄错,将此当作了彼。直到娴这次来Z城谈合约,吃饭时肖随口问雯怎么不见娴,才知道娴和雯究竟谁该是谁。
  肖说知道吗娴,我已经迷惑了很久,为什么我总会觉得你是那么熟悉,好像在很久以前就曾见过一样。肖握住娴的手,娴挣了挣,没有挣开。
  第二天台风离境,天气晴朗起来,海边的天空格外的蔚蓝澄清,气温也非常舒适,虽是深秋却不见冷,咸湿的海风拂在人身上是温热的。肖牵着娴的手两人一同去看海,拎着鞋沿着沙滩晒深秋的太阳,海水卷着泡沫轻舔着两人的脚趾,画面美丽得像娴的小说。肖回头对着娴笑:这样子,算不算是到了海角天涯?肖的身上是在商场买的新衣,一件浅绿色的套头织纱,在明媚的明光下显得尤为清新,肖的笑容温文,衬着一团阳光在娴的眼底明媚。娴一个惘然,初相识的时候,肖身上也是这个颜色,那时她觉得肖像是曾在哪里见过。
  娴问肖:那你要拿雯怎么办呢?肖的笑容便淡了。没有地方在放歌,然而娴的心底却有个细细的嗓子呜咽起来,唱着那一首《暧昧》,“爱或情借来填一晚,终须都归还无谓多贪”。娴松开了肖的手,画面依然像小说里写的那么美,然而轻舔脚趾的海浪却带着丝丝凉意。
  肖,你回去吧。娴看向远处,在海天交界的地方海面很平静,有时会很难分清哪儿是天,哪儿是海。肖在娴身后怔住。
  温热的海风里,娴的声音轻柔却清晰:肖,你并不是个粗心的人,你说总是对我似曾相识,其实是因为你心里早就已经明白我和雯真正的位置,只是事情没有当面摊开你就不愿意承认而已。你是我的书迷,你应该知道我书里的人实际上是顶着雯的面孔的我,这个人在现实中是没有的,雯不是,我也不是。你好好想想,你真的要为了这个不存在的人放弃雯?
  黄昏的时候肖走了,踩在飘飞的落叶上,留给娴一个浅绿的背影。男人总是容易一时冲动,冲动带来的又常是后悔。
  娴打开笔记本,裹着披巾仍旧听那首《暖昧》,她终于找到了那篇写过吃马蹄糕的故事,那是很久很久以前写过的东西,久到她自己也已不再记得故事里的情节。故事里的男主角喜欢穿浅绿色的套头衫,笑容温文。娴面上泛起苦笑,原来所有的似曾相识都来自停留在人心底的影子。
  歌的最后在唱:“似是浓却仍然很淡,天早灰蓝想告别,偏未晚。”
  天黑了,娴合上了笔记本。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