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空之缘(哎呀,思考中……)

悼念过去,怀念亲人,思念哥哥!随之......

 
 
 

日志

 
 

老鼠爱上猫  

2009-02-25 16:26:13|  分类: 爱情密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鼠:现在开始吗。
   猫:开始呀。
   鼠:好。
  
   阴暗的角落有什么。除了爬虫还有不寻常的爱情。
  
   我是一只鼠。一只再寻常不过的鼠。游离在城市阴暗潮湿的每一个角落中。乱糟糟的毛发。丑丑的样子。没有华丽的头衔。因为,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关注,不喜欢阳光的照射。只是不断的寻觅着食物与肮脏的洞穴。
  
   我没有朋友。鼠不需要朋友。多一个朋友,意味着多一个抢夺食物与爱情的敌人。
  
   她是一只猫。一只漂亮的猫。靓丽,柔软的卷毛。幽深的双瞳。干净整齐的指甲。
  
   遇见她时,我正在城市某个黯淡的角落里,满心欢喜的搬动着一个破碎的鸡蛋。她悄无声息的走到我身边,专注的看着我。当她冰冷的泪珠敲落在我脏乎乎的小脑袋上时,我才注意到这只不寻常的猫猫。
  
   灯不那么明亮,象来自于地下。周围这点微弱的蜜色的光,使其显得温和。
  
   “你能先歇回吗。”她紧盯着傻傻的我。身上香香的味道飘散在我周围。那温柔的声音象在镜面上平稳地传播、摩擦,被碰撞几乎不被吸取,因而似乎显得光滑、柔和,丝绸的质地。
  
   “有事吗。”我紧张不安的望着这张美丽的却仿佛满是忧伤的脸。
  
   她把脸上缓缓移开,象是不原让我看到那满是泪水的脸。她的神情和我恐惧却又兴奋的心紧紧地连着。仿佛是一只月亮的黎明和拂晓,仿佛是一只鸽子的左翅与右翅,仿佛是一个故事的开始和结局。我为此感到奇怪,分不出她的说话对象是我或者身后另外一只猫。
  
   蜜色的灯光越来越暗,好象对我这个不起眼的家伙失去了关照的兴趣,自做主张地暗淡。
  
   这时她慢慢爬倒在地面上。低声说着些什么,象是在念一只猫的名字。她整个身体就那样贴在了地面上。她的脸在挤压中扭曲着。
  
  我从这个肮脏的角落里看着她扭曲的脸,竟觉得她把这个姿势都做的那么充满了优雅的情趣。她扭曲的脸仍在持续散发光彩。
  
   “你没事吧。”我依旧那样傻傻的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她开始颤抖。孤独,无助的颤抖着。夜凉如水,用来形容当时的她应该很恰当。很性感或者说很动感。水样的萧瑟就那样在想象里抖落开来。
  
   好象就在那一刻的春光,乍泄。那一刻我们已经开始。那一刻转瞬即逝。
  
   她终于抬起头,好象使出最后那点力气。“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好的。”奇怪当时怎会不加思索的答应一只猫的请求。回头想想,能拒绝吗。
  
   “作我男朋友好吗。”温情的样子。以后每次当她那样看我的时候,我会心软。
  
   “什么。你没事吧。”这次我不会再傻傻的站在原地了。我慢慢移动着僵直的双脚,准备随时逃离这只空有美丽,却傻的可爱的猫猫。
  
   “你明明听清楚了的。作我男朋友好吗。”她倔强的神情,收住我的脚步。我真不敢相信眼前的这只尤物居然会是只猫。
  
   “象是做梦的感觉。”我抓着 自己那乱糟糟的毛发。怀疑的看着她。
  
   “你不用担心我在骗你。你要是愿意,就要好好爱我,不要骗我。要宠我,不要对我发火。永远相信我。能做到吗。”她晶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
  
   “这些话好象应该我来说才对吧。恩。那么现在开始吗。”我想我已经开始忘记自己了。
  
   “是呀。”她笑的样子居然比我身边那只破壳的鸡蛋还诱人。
  
   “那好。现在开始,我相信你。”我傻傻的笑。
  
   一位先前鼠前辈说过,无法想象,假如失恋,怎么可能在短时间里又接受另一个。别的不说,怎么能习惯接吻。
  
   我不语。当时又是怎么习惯和这只猫接吻的。不可思议。可是假如有所谓的爱情,在一刹那,就能让自己有足够的勇气,以绽放的姿态,开出一朵蔷薇来。以后的事情,交给习惯就可以了。
  
  爱情会这样发展吗。我想,不可忍受的只有除了自己她还爱这另外一个。
  
  我是这样推理出来的。我发现自己又开始有了洁癖,开始为了太多的小事不快乐,比如一辆车经过,扬起满街灰尘,我无处可躲。那时她的怀抱便是我的堡垒。
  
   半夜醒来,自己走到路上,双手环绕自己。我开始注意到现实,她不能够让我蒙蔽。我甚至发现城市的空气让我呼吸不顺。她真的爱我了吗。我对她的爱终于超过她对我的爱。
  
  开始不能习惯没有她的生活。如此自私。
  
   我甚至怀疑自己如此苦心经营,只是希望制造一些回忆。
  
   我开始专注于许许多多的事情。例如,找寻更多的食物回来与她一起分享,还和她找到一个废弃的集装箱,作为我与她临时的住所。我想我可以就这样养着她。我不想让她认为我是只懒惰,平庸的鼠。不怀疑自己的能力与方向,因为我就那样相信起一只猫。
  
   她也给我讲与另一只猫的故事。酸酸的感觉,但我却无从插口。因为那是他们积累下来的时间。那时,不曾有我。
  
   她说她不会再想从前那些事情,不会对我撒谎,不会乱跑,会听话,听我这只鼠的话,因为她要作我的猫新娘。只是让我不要忘记对她的承诺。
  
   我就这样不断地有着眩晕,幸福的感觉。她是只可爱的猫。
   
   她在我身边时,从来都仿佛有数不尽的快乐。会心满足的微笑让我不敢相信现实的残酷会是怎样。她喜欢温柔,细腻的舔拭着我的小脑袋。每一次,我就那样伏在她身边,深深沉迷于她给予我的幸福之中。
  
   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心里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还是,从一开始我就清清楚楚知道那些不愿放在阳光下的记忆有多么难以忘记。因为她终归是一只猫,而我仍旧还是只普通的鼠。更何况,她心里的另一只猫是否已经就此不再让她留恋。
  
   我不愿去总是徘徊在这些无聊的,莫须有的念头中。因为她依旧还留在我的身边。而我依旧还能感受到她那些细心,甜蜜的温存。
  
   她说自己也应该出去寻找食物,要和我一起负担生活中的负担和压力。
  
   我满心欢喜的看着她优美的身型消失在阳光里。我相信她的初衷,只是希望自己能够坚强的从新感受温暖与幸福。
  
   然而,那天直到深夜,依旧不见她回来。我无心去咀嚼给她带回来的新鲜肉肠。只是傻傻坐在门口,希望能够看到幽深的远处不久就会出现她的身影。一个个不好的念头在我脑中游来荡去。我想,或许她真的已经好起来了,好到可以离开了。
  
   当自己不知几时,被她舔醒时。我发现,天已经亮了。
  
   “你去哪里了。”我一咕噜站起身,查点撞到她的鼻子。
  
   “我······找食物去了呀,只是没找到。”她忽闪的目光只是在寻求躲避的方向。
  
   “你其实不用撒谎的。你和他在一起。不是吗。”我的整个脑子似乎在那一刻完全被撕裂。忽然,那样的憎恶眼前这样一只美丽,华贵的猫。
  
   “你······怎么会知道的。”她惊异于我的猜测居然如此灵通。红着脸,窃窃的望着我。完全忘记了自己其实是一只吃老鼠的猫猫。
  
   “我不想和你再说下去。你有属于你自己的生活方式。同样该有真正属于你的幸福。而我只是一只鼠,那样渺小无奇。我不应该强占你的自由,而给予你压力。在一起,应该给对方自由。如果不在一起,应该给爱自由。回去吧,回到他身边去。我想他依旧可以接受你。因为,你始终还是只最美的猫猫。”我始终不愿在说这些话的同时去看她的眼睛。仿佛,撒谎的那个是我。而我更无法理智的再去整理自己的思路,好从新想出更好的话语。我是那样自卑,自怜的说完这些话,然后匆匆冲出门。不容她的回应,也许也更害怕她会有的任何回应。
  
   我在街道中疯狂的左冲右撞。汽车与人流的噪音一直围绕在我的周围。我现在不怕他们会看见我,更加不怕会有什么能够伤害我。脑子里只有那只可恶的猫,她的笑,她香香的味道,还有她温存的样子。她现在已经离开了吧。结束了吗。
  
   有一些事情,经过了,留下痕迹,成了岁月,成了回忆。有一些事情,经过了,不能忘记,就要为它负出代价。虽然只是一点疼痛,可以钝钝的搁置在那里,可以偶尔忽略,但决不允许遗忘。
  
   我忽然停在一个阴暗的垃圾口。仔细回想着开始时,我与她简单的对白。既然开始是她决定的。那么结束也应该由她一口肯定。
  
   于是,我固执的转身奔往来时的方向。虽然不明白这个万花筒般的世界和碎片般的人群在下一刻又会摇晃出一些什么自以为新鲜的图案,沾沾自喜。而我的痛苦只应该有个完美的结局。
  
   当我气喘嘘嘘的站在她身边时,我感激她还能在这里作最后片刻留恋。而没有就此离去。
  
   她泪眼朦礞的望着我,望的我整个身体不断下坠,直到瘫软在地上。我期待着自己沉静下来,充满力量。
  
   “能够给我最后一个决定吗。现在结束吗。象第一次一样好吗。”我缓缓的说出这些话。然后,静静等待着她的回复。我真希望自己还相信着我与她爱的存在。不然如何能把巧克力吃出最美的滋味。
  
  我们将要分道扬镳。却无从下口。
  
   “我永远都不会给你那样一个决定。”第一次,听到她如此凶狠的说出这样几个字。
  
   我抬起头看着那双再熟悉不过的眼睛。能继续吗。我问自己。一只鼠与猫的故事能够停留在梦境中,而自我满足下去吗。还是坚持吗。每个人都有最脆弱的时候,每个人都有失去理智的时候。只要他是人。可我是只鼠。一只可憎的鼠。
  
  谁也不清楚得到意味着什么,又能怎么样,但是我们偏要这样的固执。
  
   也许,我真的爱她。如同呓语,即使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是爱。
  
   我想起大街上形形色色的人,我不知该不该替他们悲哀。所有的人把绝望藏起来,把快乐挂在脸上,就好像他们都是虚构的。当那年我伴着新世纪的钟声睡去的时候,我听到有个声音在对我说,迎接你的新生命吧,它只有一天。
  
  又有一个声音说,最好不要给时间加上一个界限。
  
   如果这世界上只有爱,便不会那么美丽了。应该说,冷漠是崇高的。当我觉得冷的时候,我感到了自己的力量。忽然发现,其实人在脆弱的时候并不向往坚强,坚强的时候反而没有希望。
  
   我和她有过最后的期限吗。答案当然是没有。她有说过要离开吗。当然也没有。那么。那么。那么。
  
   继续我们的开始,继续等待我们的结束。
  
   日子开始不紧不慢,不轻不重,阳光灿烂和阴雨连绵对于我和她来说只不过是多余的点缀。
  
   我开始在郊外到处去寻找偶然掉落下来的叶子,把整个我们的箱子都用叶子铺满,把门封死。然后,每天在叶子上面写诗,写着与爱情或者与火有关的诗。我一步也不想再走出洞外,因为那灰暗、阴森的天空会把我的灵魂挤碎。
  
   所有的生物和非生物都在静静地等待那神秘召唤,影子在缓慢地移动,时间在某个角落低沉叙说,关于一切的黑暗,关于一切的孤寂。
  
   她依旧每天忙碌着外出。寻找食物。而每夜归来。什么也不会带回来。只有渐渐淡然的目光与疲累的睡意。她不再舔拭我的小脑袋,不再对我做那些温存的举动。这里的一切就那样一天天死去。
  
  现实犹如一条过道,欲望像细菌般地滋生。她开始习惯于沉思,迷恋,那样的不可思议的诱人的来自于静寂的感召,我想她现在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城市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洞穴。它使人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我知道有许多东西我注定得不到,所以我不会再为之飞蛾扑火。我也知道有些东西我可以得到但我选择了放弃。只因为孤独让我知道我还是无力去承担。
  
   我可爱的猫猫,此时你又在哪个角落寻觅你所谓的食物,还是最终让那所谓食物选择了你。我曾今感动于你的坚强与肯定。也沉醉在那短暂而渐渐枯竭的幸福当中。如今,我该怎样去面对你走时留下的味道。
  
   你本就不是一只诚恳守着诺言过日子的猫。又怎能承担那么多无法承担的遗憾。我又回到了开始的地方,我决定不再等了。
  
   我用一截从外面找来的有着红锈的刀片,缓缓割开自己细小手臂上的血管。伴随着那沉闷,孤寂的暴烈声,闭上眼睛静静躺在那些写满字的叶子上,细细回味你的味道,你的温顺。
  
   希望逐渐了解并坦然地接受一切,或者接受不了选择离开。这才是真正的拥有和舍弃。抚摸自己心中的那朵无根的花朵,终究是一场幻觉。
  
  或者我们真的会有只爱陌生另类的时候。会爱上某一个眼神某一道疤痕,但是应该知道自己只是把一个完整的他的某点属性分离出来品味着,并不准备将它扩散到他的全部,也不准备把这些形色各异的属性拼凑到一起成为一个虚拟的依赖。明了了这些,那些原本心仪的属性就不会因为什么而发生改变。
  
   虽然没有了陪伴,虽然曾经有过折磨和伤害,虽然只能把一些刻意留下来的东西安置在某个地方,虽然某一天有可能会彻底地让它们散落在身后的不再回顾的尘土。可是曾经带着勇气靠近时的那份安慰,在灵魂的漂浮中相伴过一些时日,支撑着我们向更远处走去。这样的安慰,才是我能够稀罕的温情。
  
  我们有着选择的权利,也会有被动的不得已的时刻。包括甜蜜,包括痛楚。四季的风景都会一一漫过我们的视线。
  
  不要害怕。不要为难自己。请选择坚强。能够靠近,也可以远离。我将自己留给你,作为你最喜欢的食物。
  
   还记得猫猫脸上流露的笑容很美,那是我见过的最美的笑容。一切都是真实的。包括疼痛。并不是我想像或是虚构的故事。都是真的。
  
   我愿己身如飞天。
  精魂翱翔于九天。 
  俯瞰人寰的灯海。
  
  当我企图辨认哪一盏灯是你。
  哪一盏灯是我时。
  天空却下起雨来。
  
  我只能颓然回到人间。
  我将在日出的国度。
  挥袖架出彩虹。
  迎你于云霞明灭。
  
  而风起云散。
  天地变换。
  当我睁开眼时。
  已和你相隔至远。
  
   我是一只鼠,渺小,丑陋。而我却那样居然爱上一只猫,于是,我付出的只能是我的生命。
  
  
   黑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